湖畔勾沉(二)
发布时间:2023-12-06 23:06:19

    鱼,湖畔勾沉脊椎动物之一,湖畔勾沉生活于水中,湖畔勾沉大都身有鳞鳍,湖畔勾沉卵生,湖畔勾沉用腮呼吸。湖畔勾沉我国现存最古老的湖畔勾沉关于上古时典章文献的汇编《尚书》之《禹贡》篇,就有“淮夷蠙珠鱼”的湖畔勾沉记载。鱼在古人的湖畔勾沉心目中,被视为大吉大利的湖畔勾沉象征,并贯穿于日常的湖畔勾沉衣、食、湖畔勾沉住、湖畔勾沉行。湖畔勾沉比如,湖畔勾沉春秋时期的邾国的城门,就有“鱼门”之称。又比如,汉代术者视鱼尾为“监尾星之象”,并把它用作宫殿屋脊上的饰物(俗称?鱼戗角)。唐宋时期,通常把腰带向下系垂头的饰物为挞尾,唐称“铊尾”,宋称“鱼尾”。宋元及明清时期的版书,大都在书页中缝印有象鱼尾的标记,用以间隔文字,人呼为“鱼尾”。宋元版书,书名皆在鱼尾以下,而明清版书,一般皆在鱼尾以上。再如,古时佛寺所用的“木鱼”,道士唱道情所用的敲击乐器“渔鼓”,用鱼兽皮制成的装箭器“鱼服”,由朝延颁发的符信“鱼契”(一作“鱼符”,雕木或铸铜为鱼形,刻书其上,剖而兮执之,以备符合为凭信)与用于随身装带鱼符的“鱼袋”,等等,无不与“鱼”密不可分。此外,尚有文房四宝中的“鱼子?”,日常用具中的“鱼钥”(门锁),唐教坊曲“渔歌子”、元曲《渔樵记》,以及清代传奇《渔家乐》与《渔樵问对》等。

    渔夫、渔户,当指以捕鱼为业者。渔夫,在古代典籍中,多为人体捕鱼者,尤以“渔父”、“渔翁”之类的老渔人最为常见。比如《吴越春秋》中的《王僚使公子光传》,记有伍子胥与渔丈人的一段对话:“子胥曰:‘请丈人姓字”。’渔父曰:……何用姓字为?字为芦中人,吾为渔丈人,富春莫相忘也。’”又如《楚辞》屈原《渔父》:“渔父莞尔而笑,鼓?(划船)而去。”,后人遂以“渔父”为词调名。继而又把渔夫唱的歌,称作“渔唱”,唐郑谷《郑守愚集》量的《江行》,就有“殷勤听渔唱,浙浙入吴音”的叹赏。鱼户,以捕鱼为业的人家,唐白居易《东南行——百韵》中,就有“吏征鱼户税,人纳火田租”的描述和叹息。

    鱼官,古时守鱼的官。一作“渔师”。《吕氏春秋》之《季夏》篇有记载:“是月也,令渔师伐蛟取鼍(俗称‘猪婆龙’,鳄鱼的一种),升龟取鼋(?)。”《三国志?孙皓传》所提到的“司马孟仁,”就是一位守鱼的官,头衔为“监池马”。他自己又能结网,并常常捕鱼,并用盐和红曲腌制成“蚱”,不时给母亲寄去。其母得知其真象后,对他说:“汝为鱼官,而以?寄我,非避嫌也。”就是说,身为“鱼官”,怎么能够随意破坏守鱼的规矩?说到“守鱼”,今人可以以古籍的片段记载中,得知如此一个理念,即应包括“鱼防”和“禁渔”两在内容。“鱼防”,就是利用堤埂或竹木栏栅,防止游艺机鱼逃离设防的水域,《文选》三国魏刘公斡(?)《公?诗》“清川过石渠,流波为鱼防”,还有宁陈师道《秋怀之四》“梨埒当千户,鱼防拥石头”之句,便是足以佐证古人“鱼防”,即今人“渔业资源保护”的文字依据。至于“禁渔”,则与今天一年一度的“休渔”有所区别。古人的“禁渔”被称之为“放生”。清光绪甲申续 县志卷四古迹“万寿亭”条,记载有“江鱼不准捕取”的内容;《彭城刘氏宗谱》,也有“清同治元年,林兰庄申报 三潭放生禁渔,县令王公照准,并行文发官仓边实贴(后刻石)”的详明记述,亦见“禁渔”之举由来已久。 (肖石)